言情小说《相公有点坏》全文免费阅读

2018-05-09 10:44:05

《 相公有点坏 》未完待续……

在【 茂茂书吧 】这个薇丨芯丨工丨众丨号回复书名:【 相公有点坏 】  ,即可阅读全书章节。

读好书,爱生活。阅读越精彩,喜欢这本书的读者,欢迎留言互动哦~



第12章天意弄人
    隔日,当她送汤药来的时候,瞧见一旁的婢女们,一人手上拿着一大杯甜蜜浆,一人手上拿着一整壶温开水。
  余小桃不动声色,恭敬地将汤药奉上,婢女接过去递给庄主,段长渊看了下,一样浓稠,他依然保持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架势,一鼓作气两三口就把药给吞下。
  原本冷静威严的神情,却在伸手去拿甜蜜浆的时候僵住,接着把甜蜜浆推开,不敢置信地瞪向她,余小桃则是无辜地眨眨眼,一脸关心。
  “庄主若要尽快康复,一定要把药吞下,不可吐出来喔。”
  段长渊黑着脸,颤抖着手对她一挥。“退下!”
  “遵命。”
  余小桃乖乖退出门外,又立刻溜到窗边朝里头偷看,只见段长渊抓着水壶猛灌,还催促道:“盐!去拿盐来!”
  躲在窗外的余小桃捧着肚子笑到流眼泪了,男人的味觉似乎天生就比女人受不了甜,而她可是故意在药里面加味,熬了一种比麦芽还要甜上十几倍的菜根。
  果然如她所料,段长渊今日准备了甜浆在一旁,可惜无用武之地呀!哈哈哈!
  到了第三天,余小桃照例送药来,这一次,段长渊表面上看起来依然威武不能屈,可是从他迟疑的动作中,看得出他已有顾忌,不敢再像前两次那样两三口就把药吞进肚子里。
  “今日的药是什么味道?”他冷着脸质问。
  “辣味。”她很老实地回答。
  辣?段长渊盯着碗里的汤药沉吟着,衡量着它会有多辣。
  他不怕辣,因为酒也很辣,喝过那烧刀子的辣,只有痛快,不过有了前两次的经验,他决定还是谨慎一点,拿起汤匙,吃了一小口。
  这药果真是辣的,可是对他来说只是小辣,根本不足为惧,这下终于放心了。
  “行了,退下吧!”他大手一挥,除了送药,他不会对她多说一句。
  余小桃也依然像个乖顺谦卑的奴婢一般,退了出去,接着一闪身,来到那上好的位置看戏。
  段长渊将汤药全吞下肚后,这一回甜的用不着,咸的也用不到,只需用温水润润喉即可。
  按时辰吃了药,虽然不能劳累,但也无法闲着,他传了几名庄里重要的手下过来议事。
  王雄、虎奔两人很快过来,上回关于樱雪容所提的牙子盗卖人口一事,他已经派手下会同当地官差调查过了,王雄和虎奔就是来向他报告这事的,但才说没几句,他们就发现庄主脸色不对劲。
  “庄主,您。。。脸色好红,您没事吧?”
  王雄、虎奔惊讶地盯着庄主潮红的面孔,段长渊此刻的脸庞不但很红,而且还开始冒汗。
  “辣。。。”
  “庄主?”
  “好辣。。。拿。。。拿水来。。。”
  段长渊抱着自己的脖子,整个人大口喘气,汗水一滴一滴地浮现,彷佛整个人像坐在炉上烤火似的,目眦尽裂,眸中血丝满布,看得在场人又乱成一团,拿水的拿水、拿毛巾的拿毛巾。
  窗外的余小桃已经笑到流泪打滚了,有一种辣,它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,一开始没太多感觉,很容易让人轻忽它,这种辣像酒一样,它是后劲强,待它辣劲发威时,已让人后悔不及,它在你的肚子里肆虐,辣到你肠胃抽筋,像火在肚中烧,你却拿它没辙。
  段长渊可怪她不得,因为她很老实地告诉他那药是辣的,她没撒谎啊!而且她也被拖累了,因为不能出声,她憋笑到胃抽筋。
  隔日,她照例送药过去,段长渊这次却没有要她马上离开,他接了汤药,却没问她这次是什么味道,他端着药没喝,只是一双眼盯着她。
  她站在一旁,低眉敛目,看似乖巧安分,虽没抬眼,却知道段长渊一直盯着她,他的眸子很黑,深不见底,看不出任何情绪,却让人颤栗。
  他就这么盯着她,不言不语,室内弥漫着窒人的威压,她开始感到不安,他这种盯人的方式,让她想起小时候曾有过的可怕回忆。
  那时她因为顽皮,在山野间玩疯了,不小心闯进狼群的地盘,被狼群追猎,匆忙间躲进一个小洞,因为洞口小,只容她钻进去,才逃过被狼群撕咬的下场,但同时她也被困在小洞里。
  她无法逃走,只能窝在洞穴里发抖,狼群在洞外嚎叫,不时伸长爪子进洞要抓她。
  她饱受惊吓,吓得叫不出声,只能睁着惊恐的眼瞪着洞外,看着狼群们咧开大嘴露出长牙。
  天黑了,狼群依然守在外头,一双双眼睛在黑暗中发出绿光,鬼魅地盯着她,并不时发出低鸣声,彷佛在告诉她,它们有耐心等着她,她是它们的食物,它们不会放弃。
  她忘了时间,忘了过去多久,也不敢睡觉,只是盯着那一双双绿光,那绿光也盯着她,一直到爹娘找到她为止,她都没移开眼过。
  段长渊无声盯着她的样子,让她想到黑暗中的绿光,令她背脊发毛,寒意打从心底升起。
  她尽力甩开这种恐惧,告诉自己不要怕,段长渊不是狼,她也不再是那柔弱无依的小女孩。
  段长渊静静盯着她,她表面恭敬谦卑,可他却觉得她一点都不怕他,她脸上罩着面纱,就只有一双眼睛露出来,但他注意到那双眼瞳很美,偶尔有眸光转动,灵黠迷人。
  当然,他也注意到一件事--在她眼中看不到任何仰慕之色。
  回想当初被她以药威胁时,当时他只感到愤怒,在武林中,有不少人打着和他结亲的意图,想接近他的女人何其多,利用美色来接近他的、背后使出阴狠手段的,用淫药企图迷昏他的也有,但这些全都被他一一化解掉。
  他段长渊之所以能坐稳青玉山庄庄主之位,退北蛮,智压盗匪,用的可不只是一腔热血,在那正义凛然的外表之下,藏的是极端手段,说他是狡诈狠厉也不为过。却想不到,自己会被这个女人威胁得逞。
  敢威胁他,就要承担后果,对于这种女人,他不会怜香惜玉,既然她要名利,他给,可是给的方式由他来决定,所以在初夜,他找人代替他,这是他给威胁之人的回报,绝不会把对方当成恩人的。
  却不料,这女人比他想象的更聪明,他便用最侮辱的方式要了她。
  这次是他大意了,他很肯定那日的酒有问题,可说来奇怪,若是下毒,又为何与性命无关?似乎只是故意整他们似的,到现在他仍百思不解。
  刘仁医术高超,连他都束手无策,逼不得已,只好找余小桃医治,却不想,她还真有一套,给的药果然有效,他庄务繁多,又事必躬亲,自然不会将她什么多休息的话听进耳里,却不料这样反而使病情恶化,只好又把她找来为自己医治。
  有照顾他的机会,她不但不好好把握机会讨好他,却给他喝那怪异的解药,他越想越怀疑,这女人肯定是故意的!
  所以他改变了做法,不像以往那样,等她送上药就把她赶走,而是留下她。
  他既然吃药难受,当然也不会让她好过,别以为他不知道,她回到湘水居后,就原形毕露捧腹大笑。
  她很有一套,而他向来欣赏有能力的人,他会让她好好发挥所长的。
  他药照喝,并且一反常态,让她随身伺候,说是伺候,不过是让她站在一旁,侍奉他用药、帮他搽药的,仍是他的婢女。
  他看书时,她在一旁站着;他用膳时,她在一旁站着;他午睡时,她也在一旁站着,除了吃东西和出恭,她都不能离开他的视线,连熬药这事,都命她把方子交给刘仁,由刘仁接手。
  余小桃苦了,她心里火大,段长渊根本是变相让她罚站!
  她生性本就好动,站久了不打瞌睡才怪,她一向不会委屈自己,直接就站着睡着了。
  段长渊睁开眼时,看到的就是她点头打盹的模样。
  “庄主,您醒了?”婢女忙上前为他掀起床幔。
  段长渊还在盯着余小桃,婢女都出声了,她居然还能睡得这么沉,可真是逍遥自在得很哪。
  “看来,有人比我这个病人还嫌累?”
  一名婢女上前推了下余小桃,余小桃睡梦中突然被人这么推了一下,一个惊醒,往下栽了去。
  “哎哟!”她痛呼一声,趴在地上,摔疼了膝盖。
  其他婢女见状,忍不住低笑,却没人上前扶她,甚至有人露出活该的表情,在这山庄里,段长渊的喜好,也会影响奴仆的喜好,他不待见这个女人,婢女们自然也不待见她。
  余小桃心中火大,她瞪了推自己一把的婢女,气愤道:“干么推我?”
  婢女理直气壮地回答。“你自己打瞌睡,我好意叫醒你,可别不识好人心。”
  她们完全不把她当姨太,自然称呼上也是你呀你的叫着。
  “我睡我的觉,碍着谁了?”她火大的问。
  “庄主命你治好他的病,你不随时警惕,还有理了?”
  “这里除了我,还有你们在呀!若庄主有异状,你们自然会告诉我,我精神不好,想养养精神,对你们庄主也有利,而且你让我这一摔,摔伤了我还怎么帮忙照顾你们庄主,你这不是找麻烦吗?”
  这话还说得真有理了,而且她说话时,一副义正辞严的架势,还找不到她话里的不对,可又明白她这是强词夺理。
  婢女被她这么一说,脸霎时红了。
  “哪有那么严重,你既知是来照顾庄主的,还好意思打瞌睡?你分明是偷懒!”
  “我这叫养神,都说闭目养神、闭目养神,我闭着眼睛养养神不行吗?而且我正在思考让你们庄主快速复原的方法,被你这一吓,我就算想到方法也被吓忘了,你还说你不是找麻烦?”
  “我。。。我。。。”
  婢女被她的牙尖嘴利说得不知该如何反驳,只好看向庄主,而余小桃从婢女的表情和眼神,早知段长渊醒了,但她就要故意装作不知道。
  婢女说不过她,只好跪下来向段长渊求救。“庄主,巧儿不是这个意思,她冤枉巧儿,请庄主做主!”
  余小桃很鄙视巧儿,嘴上说不过,就装可怜找段长渊做主,还不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段长渊不喜欢她,再怎么样,段长渊也不会为她余小桃讲话。
  她心中腹诽了下,不过面上还是要做戏到底。
  “啊!庄主醒了?瞧,你把庄主吵醒了!”
  婢女脸色僵了下,有这样厚脸皮告状的吗?
  段长渊仅是看了婢女巧儿一眼,随即那深思的视线落在余小桃身上,沉默地盯着她。
  余小桃才不会笨得一直坐在地上,没人扶她,她就自己爬起来,低眉敛目的站在一边,婢女跪着,她才不会去跪呢,怎么说她也是一名妾,身分比婢女高一些。
  她知道段长渊是护着婢女的,所以也不指望他维护自己,如果他维护自己,那肯定有鬼,于是她站在一旁,又像没事似的装傻,段长渊不开口,她也乐得当哑巴,偏偏天意总是弄人--
  “从现在开始,余姨太日夜负责照顾本庄主的病情,在本庄主康复之前,片刻不离身。”

未完待续……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关于我们

船营信息港是领先的新闻资讯平台,汇集美食文化、房产家居、热点新闻、综艺娱乐、投资理财、商旅生涯、等多方面权威信息

版权信息

船营信息港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可复制本站镜像,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邮件举报!